首页 > 财经 > 财经要闻 >

短融网逾期近一年:具体情况不明,平台主张出借人自行诉讼

阅读:发布于2019-07-09
 

昨日(7月4日)晚间,网信清盘事件传出新消息——平台首个退出方案被监管驳回,网信高管正同北京金融局等单位商讨退出方案。

据南都报道,在7月4日凌晨爆出良性退出之前,网信集团已经向北京金融局报备,并提供了一个退出方案。因监管对网信提交的退出方案不满意,该方案已被驳回。目前,网信集团及先锋集团高层正同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等单位共同商讨一份退出方案。

先锋集团副总裁王未识7月4日下午在网信大厦解答投资者疑问时也表示,目前集团高层正同北京金融局等单位开会,争取政府的部分支持。同时先锋集团也在盘点公司资产,以作未来兑付投资者资金用。

据报道,警方和王未识都向投资者表示,此次网信集团资金危机主要出现在旗下一款理财产品“尊享”上。网信在上海地区的一位销售负责人则表示网信旗下产品在今年4、5、6月份的“坏账率直线上升”。

截至发稿时,网信集团未公布新的退出方案。据悉,网信将于7月8日下午2点召开投资者见面会

我们也将持续关注该事件。

以下为今天的正文:

近日,北京平台短融网因控股股东的全资股东工商失联,再次引起广泛关注。

据天眼查显示,6月27日,短融网运营主体久亿恒远(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控股股东上海民峰实业有限公司的全资股东北京宏道通商投资有限公司,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图注:来自天眼查

根据工商信息,上海民峰实业有限公司持有久亿恒远40%股份,是后者的控股股东。

从久亿恒远历史工商变动来看,上海民峰实业是在2018年8月9日替代了河南辅仁控股有限公司的大股东(持股40%)位置。

图注:来自天眼查

而巧合的是,就在工商变更的第二天(2018年8月10日),短融网发布“优化还款规则的相关公告”承认部分标的逾期。根据公告,如果未能正常还款,投资人个人中心对应项目将显示逾期。

短融网在承认逾期前夕进行工商变更的动作,也使投资人怀疑大股东意图“甩锅”。

不过,穿透股权来看,其新股东仍与辅仁集团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上海民峰实业投资了多家辅仁系的公司,包括上海辅仁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上海辅仁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上海辅仁医药研发有限公司等。

真实逾期情况不明,多项数据未公布

如今时隔近一年,短融网逾期问题仍未解决。

多位投资人反馈,平台逾期增多,回款速度极慢,甚至基本不回款。

官方也迟迟未公布目前的逾期情况及处理进展。

短融网曾在2018年8月10日的公告中表示,整体借贷项目的回款情况、逾期情况、逾期各阶段催回情况等会详细在平台运营数据中进行披露。

但实际上,短融网的运营报告仅披露至2019年1月,此后的5个月一直未发运营报告,目前的逾期情况我们不得而知。

但从短融网所披露的历史运营报告数据可见,在2018年6月之前,短融网逾期情况较为稳定,基本在3000万元以下,但在2018年7月,其逾期金额由上月的2954万元大幅增长至6939万元,金额逾期率也由3.18%升至5.05%。

在2018年7月之后半年内,短融网的逾期不断恶化,2018年12月,其逾期金额已增至10225万元。

2019年1月的逾期金额有所降低,可能是与平台加大催收力度有关,我们后面详细说。

图注:数据均来自短融网运营报告

而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6月后,短融网的运营报告中不再披露项目逾期率,我们可见的该数据仅停留在2018年6月的3.18%。

运营报告停止更新、项目逾期率不再公布,使平台的真实逾期情况更加扑朔迷离。

我们也就此进行了咨询。短融网客服表示,借款人正常还款都能及时兑付,如果不能正常回款,则会显示逾期。对于平台产品的逾期情况,客服回复:“目前产品都有逾期。”

而据短融网一位现已离职的前管理人员表示,“具体情况没人对接,除了老板(CEO王坤)”。

催收难,从平台法催到出借人自行诉讼

逾期情况不明的同时,短融网也未对其近期催收情况作详细披露,仅在2018年8月、2018年9月的运营报告中做了公布。

在2018年8月10日的公告中,短融网称,截止2018年7月在贷客户当月回款率在85%左右,当月新增逾期的客户30天内的催回率在50%左右。

但在2018年8月的运营报告中,其M1催回率已大多在30%左右。如山东、西北、河南、西南大区,M1催回率分别为33.35%、34.38%、36.61%、33.01%。M1催回率最低的是淮海大区,仅26.1%,鄂豫大区M1催回率最高为50.28%。

M3+催回率则大多在1%以下,最低是山东大区,M3+催回率0.07%,最高的西南大区催回率也仅1.48%。

8月金额催回率,来自短融网2018年8月运营报告

2018年9月,平台的M1催回率有所好转,山东、淮海、西北、河南大区的M1催回率均有不同程度的上升,但鄂豫大区的M1催回率较上月(2018年8月)下降了13.72个百分点。

9月金额催回率,来自短融网2018年9月运营报告

对比来看,平台催回的效果并不如预期,催收的难度也逐步增大。

从短融网历史公告来看,平台在催收方面做了多种尝试。

2018年9月10日,短融网公告称,已全面启动法律催收,展开对逾期客户的诉讼管理工作。截止2018年9月10日,已签约15家律所,已起诉227笔借款,已仲裁21笔。

2019年1月14日,短融网再次公告法律催收进度和安排。平台完成对当前所有逾期客户的合同梳理,其中诉讼部分约为5000件,仲裁部分约为3000件。诉讼部分将委托律所在当地或北京当地法院诉讼,线上仲裁部分将发起批量仲裁,后委托全国当地律所执行。

公告还对此后的进度作了细化安排,如2019年1月完成10个城市的诉讼试点的立案工作,签约律所和机构超过19家。同时,自2019年1月15日起,平台也将统一收取外包催收费用(企业贷除外),按照逾期天数,对催收成功的借款收取还款本息和的15%-25%。

平台法催也有一定的进展。比如截止2019年1月31日,已委托案件5141件,法院已受理案件150件。自上月公布法催进度至2019年3月27日,新增法催案件已委托1183件,已立案29件。在2019年4月还收到了中国广州仲裁委员出具的裁决书,而该案件对接的是广州仲裁委的互联网仲裁通道(即网络仲裁)等。

但其催收压力依然很大。就在6月20日,短融网发布公告主张出借人自行发起诉讼/仲裁,并提到由于目前的司法环境限制,平台不保证所有债权能在短时间内立案和判决,地面催收压力大,工作进展缓慢。

按照公告,出借人自行诉讼或仲裁不影响平台诉讼仲裁和催收工作;若出借人不提出申请自行诉讼,默认为继续委托平台诉讼,出借人需支付相关第三方费用。

另外,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可以找到三起近期短融网关于逾期诉讼的判决(判决时间2019年5月-7月)。

该案件主要是短融网运营方久亿恒远作为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要求被告偿还借款本金、逾期违约金、延期还款期间利息等。

从3例诉讼的结果来看,其中一例的判决为,借款人(即被告)偿还相应借款本金、截止到正常还款日期(最后一期还款日)内的利息、并以相应本金为基础,按照年利率24%的标准支付从正常应还款日至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止的违约金。

而河南省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法院给出的两份民事裁定书则显示,由于《债权转让合同》签订地与被告均不在本院辖区,故本案不属于本院管辖。驳回原告久亿恒远的起诉。

平台仍发布新标,收益高达20%

短融网正式上线于2014年7月,在上线后一年多的时间内,平台先后获得了启赋资本领投的千万美元A轮融资,由辅仁集团投资的3.9亿元的B轮融资,更是创下当时互联网金融的融资纪录,辅仁控股也就此成为其最大的股东。

在2018年7月13日,短融网还宣布完成C轮近3亿元融资,由外资基金 Lanua Asia fund 领投,上市公司母公司和国资基金跟投。平台曾称相关信息会在完成程序后正式发布。但至今已约有一年并未有进一步公告。目前官方也未有相关融资信息。

官网数据显示,截至7月2日,平台待收余额为4.03亿元。另据运营报告(2019年1月),平台农贷项目占比58.74%,信贷项目占比41.26%。

值得注意的是,短融网承认项目逾期三天后的2018年8月14日,宣布对预期年化收益率进行了调整,大幅度加息,1月标收益可达15%。

图注:短融网公告

如今短融网的逾期已发酵近一年,但目前平台仍在发布新标,其省心投项目期限1-12个月,预期收益率高达17%-20%。

图注:来自短融网产品截图

从一些产品的投资记录来看,直至7月3日,仍有用户进行投资。

图注:来自短融网产品截图

另外,从上述平台在2018年2月-2019年1月待收数据变化可见,平台规模压缩速度极快,一年内待收减少55.89%。

尤其是在承认逾期后的半年内的时间里,待收由2018年7月底的8.03亿元降至2019年1月的4.77亿元,减少3.26亿元。其原因一方面可能是正常产品到期退出,另一方面是平台催收回款加速退出。

但自2019年1月至今(2019年7月2日),已过去5个多月,平台的待收余额仅减少0.74亿元(2019年1月底待收4.77亿元,7月2日待收4.03亿元),即7400万元,平均每个月净流出1480万元。

虽然目前平台仍有投资,但结合平台现状,流入资金总额应该不会很大。那么,如果以每月1480万元全部为回款金额估算,目前平台的月均回款率仅为1480万元/4.03亿元*100%=3.67%。

总的来说,短融网逾期情况不明,近半年来的催收进展可能也不如人意。但对于我们投资人来说,仍需要更加公开透明的处理方式,也希望平台的逾期问题能够顺利解决。

温馨提示: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作信息参考

上一篇:封卡、盗刷、泄露隐私,这类信用卡“代还神器”背后一堆猫腻

下一篇:钱也是会蒸发的,同水蒸气一样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金鼎网

备案号

访问 触屏版 电脑版

'); })();